紅網記者 喻向陽 湘陰、長沙報道
  
  長沙中下游地區每年5月下旬開始的梅雨季節,從讓整個江南水汽氤氳,煙雨朦朧,與洞庭湖近在咫尺的湖南湘陰縣城亦不例外。
  與波濤洶涌的湘江僅隔一條馬路的湖南洞庭檸檬酸化學有限公司(下稱“湖南洞庭”)老舊的廠房內,很多機器已停擺,多名工人三五成群正在忙碌著裝修,汗滴如雨。公司總經理黃果成走在廠區內,面帶焦慮,時不時向記者介紹這裡曾經的輝煌。
   湖南洞庭被收購,公司員工發帖投訴
  
  2014年3月13日前,他還是湖南洞庭公司的董事長,占有絕對控股權。3月13日,他和其他幾個自然人股東與湖南一家上市公司——爾康製藥(300267)簽署協議,出讓51%的股權。記者發現,有關此樁股權轉讓協議的詳細情況,爾康製藥已於3月14日在公告上做了詳細闡述。
  湖南洞庭公司部分在職員工聞訊後,頗為驚訝,認為這是黃果成出賣公司變現後,捐款而退。還讓員工不滿的是,湖南洞庭公司因改製等原因遺留了大量歷史問題,遂上訪、網上投訴。
  “有破產留下來的問題,也有違規改製、違法經營存在的問題。”5月21日下午,湖南洞庭公司員工維權代表彭博對記者說。此前,其公司有員工在紅網《百姓呼聲》發帖稱“爾康製藥收購湖南洞庭已成僵局”。
  據另外一名員工代表王利龍介紹,湖南洞庭公司自成立以來就沒有發過加班工資,也沒買過社保,更為簽訂勞動合同,“我們聽說公司被賣給一個上市公司後,非常驚訝,這麼多歷史遺留問題沒解決。”他說。
   國企改革後遺症併發 帥放文出手相救
  
  湖南洞庭公司的前世今生,還得從上世紀50年代說起。
  湖南洞庭公司前身為湘陰縣機制磚瓦廠,始建於上世紀50年代。1990年,湘陰縣機制磚瓦廠改組擴建為湘陰縣檸檬酸廠。此後又破產,幾經資產整合,成立湘陰縣興亞生物化工廠;1999年,湘陰縣經濟委員會與湖南銀海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正式簽署合同,約定將興亞生物化工廠所有資產轉讓給後者;2004年,黃果成承讓了公司全部股權,並向其他自然人轉讓部分股權,企業名稱改為“湖南洞庭檸檬酸化學有限公司”;2008年,公司註冊資本增加為2000萬元。
  湖南洞庭公司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變動後,並未給公司帶來長足的發展,加上國企改製而來的諸多弊端,2013年10月,公司正式停擺,它猶如風雨中的一葉扁舟,岌岌可危。
  此時,黃果成想到了爾康製藥董事長帥放文。
  生於1965年的黃果成早年是長沙市寧鄉縣化肥廠廠長,後停薪留職下海經商,與生於益陽市南縣的帥放文年齡相仿,深交18年。
  帥放文出於朋友交情,也看到了湖南洞庭公司的部分優質資產對於其延長公司產業鏈有益無害,他決定出手輓救風雨飄搖之中的湖南洞庭公司及老友黃果成。2014年元月,雙方開始談判,3月13日正式簽署股權轉讓協議。
  帥放文出於對黃果成的信任,對湖南洞庭公司管理層並未做調整,黃擔任總經理一職。
  湘陰的喜悅:上市公司來投資了
  
  “3月26日,我們知道公司被賣了,員工自發組織向公司討要說法。”彭博說,“公司有很多員工找到了政府部門。”
  這讓黃果成感到頗為惱火,“討要說法的員工就20多人,都是出自個人的私利,並不是為了公司的發展大局著想,我引進一個上市公司,把公司起死回生,大家才有飯吃啊!”
  事實上,黃果成努力引進爾康製藥,也讓湘陰縣主政者們喜上眉梢——這是唯一一家在湘陰縣投資的上市公司。爾康製藥的入駐除能在官員的政績薄上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之外,還能把已奄奄一息的湖南洞庭公司盤活,並帶來豐厚的稅收。
  湖南洞庭公司員工的維權,讓湘陰縣委、縣政府頗為驚訝,3月26日,成立了由公安局、檢察院、審計局、房產局、工業局等12個單位組成的政府工作組專門處理此事,並對員工的訴求一一記錄。
  “我們翻閱了所有的歷史資料,都沒有發現湖南洞庭公司在改之前後的違法、違規行為。”5月22日上午,政府工作組一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廖姓副組長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對記者說,“我們會重視的企業員工的訴求,也會重視企業的生存發展。”
   帥放文的微詞:讓企業儘快投產
  
  但湖南洞庭公司員工鬧事,讓帥放文頗有不滿。
  收購湖南洞庭公司後,某日,帥放文來湘陰調研,但公司員工把門堵得嚴嚴實實,把老闆拒之門外,只能在縣城一茶樓休憩,這讓公司總經理黃果成等高管們很沒面子。
  4月30日,帥放文發短信給黃果成,有放棄湖南洞庭公司之意,正在開會的黃收到短信後,痛恨員工鬧事將會與爾康製藥和合作黃了,一時激動,猛砸桌子,手指鮮血直流。
  黃果成不顧手指疼痛,立馬向湘陰縣委書記黎作鳳彙報。黎感覺此事重大,立馬派出一名副縣長另加黃果成一行從湘陰趕赴瀏陽,向帥放文當面彙報。
  上午10點多出發,黃果成一行趕至位於瀏陽生物醫葯園的爾康製藥總部已是中午12時,不敢打擾帥放文,便一直等到下午4時才與帥見面,副縣長及黃果成均拍胸脯表態,一定保證爾康製藥在湘陰的投資順利。
  “沒有爾康製藥,湖南洞庭公司鐵定會倒閉,我也就是死路一條了。”今天下午,站在波濤滾滾的湘江邊,一臉憔悴的黃果成如此念叨,他希望政府部門介入此事,讓企業安心生產。
  據前述政府工作組廖姓負責人介紹,政府多個部門的強勢介入後,員工的訴求馬上會得到解決,“縣長已召開了兩次現場辦公會”。
  爾康製藥收購湖南洞庭公司真正原因在哪?帥放文心中有何具體的產業佈局?作為控股子公司的湖南洞庭公司以後的主業發展在哪?紅網記者將繼續關註。  (原標題:湖南洞庭改製後遺症併發 爾康製藥出手相救遇麻煩)
創作者介紹

訂作家具

in35indz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